广东省高明市石感初金修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harve-chem.com

他一边说

2020-11-14 00:58

记者跟随一快递业小老板,体验了一把包裹“春运”的紧张节奏

考虑到这家电商的包裹量大,货车装满之后,就不必再回到站点,而直接开到下沙的中转站。这是姚安在“双11”采取的应急措施。

直击“双11”购物狂欢节②

“听说有的快递公司今天清晨五六点钟就去取货了。”之后,姚安开着货车,赶了10多公里的路,来到客户的仓库。

整个站点内七七八八铺满了附近收来的散件,这些是“双11”一些中小型卖家的包裹,是姚安手下的快递小哥在傍晚时分骑着电动车,或开着面包车,一家一家收回来的。

“他们还在外面收,以前正常是傍晚五六点钟都收回来了,今天至少要收到晚上八点,等到弄好要晚上九点发车,十点送到中转站,就算是不错了。”

一早接到电商客户电话,催取上千个包裹

虽然知道“双11”是场硬仗,所以前天晚上他想早点休息,却忙碌到11点多才睡下。

11月11日8点

整个站点内冷冷清清,门口三四辆快递员的电动车安静地停在角落里,除了姚安的电话铃声,办公室内就是扫描快递底单的“滴滴”声。

1000多个散件包裹还等着处理

11日早上8点多,姚安就接到电话,一位卖鞋子的大客户说已经准备了上千个包裹,让他快点去取。“在天猫主会场的卖家,都是凌晨开始弄包裹了,希望我们最早时间发出去,不然包裹积压在后面,各大快递公司都无力吃货。”他说。

一位快递行业的业内人士透露,除了忙碌的因素之外,快递公司怕被人挖到“爆仓”的场景,所以很多包裹中转站第一要防的就是记者。

在“双11”之前,几大快递公司抢人、抢飞机,在面对记者采访时,都比较“高调”地表示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。而昨日记者试图跟随着快递员的脚步走近“双11”时,很多企业均“低调”地表示谢绝。

“早上和下午,都是忙大客户的包裹,接下来就开始忙着收散件了。”

“今天的情况来看,包裹量比去年要多不少,我们还是能够应付的,但估计明后天的压力还要大很多。”姚安说。记者 金梁

此间,姚安又接了一家服装电商大单子,包裹量达到几百至上千个。

老板撅着屁股跟手下一起在仓库搬货

记者在整个仓库内看到,到处都是包装好的包裹箱,好几家快递公司都在各个角落搬着各自的包裹。而在角落的打印机一直没有歇息过,一直不停地打印着各家公司的快递单。

饭后,姚安开着借来的小车,又赶了10多公里,回到早上的客户那边,还了车子,并取走了剩下的四五百张底单,然后步行来到附近的一家家居电商的仓库。

“很多大客户并非只跟一个快递公司合作,就好比鸡蛋不会放着一个篮子里,万一哪家快递公司爆仓了,所有包裹不至于都寄不到。”姚安留了个快递小伙在仓库帮忙装货,自己借了一辆客户的小车赶回快递站——因为他又接到其他电商客户催取包裹的电话。

姚安这一干,就足足忙活了一个下午:两个小时后,所有包裹运上车子,他跟车子去了一趟下沙的中转站,等回到站点时天差不多已经黑了。

半个小时前,姚安匆匆吃了几口饭,并打包带了一些饭菜给站点内的两名女员工。她们一个早上已扫描了500多份底单,这仅仅是一家电商的少部分包裹单,而这个数字已是正常时候的全部工作量。

如果说“双11”是一场网购盛宴的话,那么对于快递行业来说,这更像是一场春运,一个属于包裹的春运。

不过,昨天,记者还是“赖”上了全峰快递,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全峰所承担的包裹量没有申通、圆通等这么庞大,有时间让记者见缝插针跟踪采访。

此时,摆在姚安面前的,还有1000多个包裹,每一个包裹上面都需要用蓝笔填写收货区域,比如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,方便中转站对包裹进行分流。

姚安手上有几个片区内的电商大客户。一个早上下来,他的电话没有停过,清一色的内容就是催他去取货。

车辆和人手,是“双11”前做好的“功课”,比如运输车辆比往常增加了三倍,临时工又招了五六个,而他所在的站点包括坐办公室的人员在内,也才八个人。

“我手下所有快递员全部跑下去了,你看在这里就有好几个,全部在帮忙搬货。”随着他的手势,记者看到在一辆9米多长的大货车前,一大帮子人忙着把一堆半人高的箱子搬上车子。

11月11日19点30分

姚安,衢州人,全峰快递杭州萧山开发区站负责人。他在杭州干快递已有些年头了,名义上说是站点的负责人,其实是老板、伙计、财务和客服等多项职务兼于一身。

“这家是卖家具的,这些箱子里装的是10多斤重的椅子,还是爆款,只能靠这么大的货车来运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撅着屁股,跟伙计们一起忙碌起来。

11月11日12点30分